十四州

【喻黄】骤雨(END)

风ling摇摆:

嘘————————————!


三无产品!没有逻辑!没有剧情!没有我!【


让我们保持低调……吃得安静,吃得放心


食用愉快呀0v0


================================


黄少天是被喻文州拧着胳膊推搡进了门。窗外夜风刮得满堂戾戾,连接着屋檐下的排水管尖啸像粉笔划过黑板。他连声卧槽拌得脚下跌跌撞撞,喻文州却一点也没留情,指骨卡着脉门上的软筋,令他挣脱不得,众目睽睽地把他扭进刑房。


擦,要不是之前打过架,外面又下了雨。黄少天满身泥水带伤口,哪儿轮得到这个吊车尾的教训他。


“放开!”他又蓄力挣扎了一下,沾了水的皮肤滑不溜手,喻文州指尖却像有化开的浆糊,粘得严丝合缝。里屋的灯光暗,黄少天趔趄撞过桌角,嘶地长吸了口气。紧接着下一秒又被按上了墙,肩膀和嘴角的伤遭遇二次冲撞,饶是他也难免眼前一黑。


喻文州依旧没有说话,门被撞上。雨声像拔掉插销的电视机般骤止,仅有的一丝光源也被切断身后。黄少天在灰泥土墙上缓了口气,才发现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手上绕了几圈麻绳,三下五除二绑紧。他用力一挣,居然没挣开。


“靠!”他终于急了,“什么意思啊你喻文州,把我放开!”


“魏队说交给我处理。”喻文州进屋后第一次发声,“所以你叫什么都没有用。安分点。”


他手下没停,继续用绳子在黄少天身后拉拉扯扯。黑色像裹住眼皮的天鹅绒,黄少天看不见,一股向上的力突然把他胳膊提起。以极为别扭的姿势抻开肩膀。


喻文州这个神经病,居然敢吊他!?


黄少天怒火蹭地烧起,抬腿便踢。喻文州用手臂隔开,抓住他的伤口用力按了按,黄少天肩膀一酸,腿还没站稳,喻文州就已把绳扣系好,结结实实地挂在铁环之上。


刑房总有一些奇形八怪的东西,黄少天小时候溜进来过一次,只记得寒铁魄魄的一股冷气,饶是夏日也蒸不散。喻文州没拿那些个血肉淋漓的东西对付他,已是留手。但谁知道,搞不好还没开始。黄少天脑子里一通胡思乱想,喻文州拍拍他的手腕:“绳结我系高了,你够不到,省点力气吧。”


靠,长得高了不起。黄少天喘了两口气:“你到底想怎样?”


黑暗的视线里他什么也看不到,喻文州的呼吸很轻,如果不是靠得近,几乎要以为他已经不在。虽然刚才挨了打,黄少天的鼻子还灵,闻得到他身上那股若有似无的气,和蓝雨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


“今天行动算我违规,不过结果没差,人抓到了,货也扣下,你还有哪里不满?魏队交给你处理是处理货又不是处理我!我知你第一次调度团队紧张,早同你提过你又不肯,那我只好先斩后奏……”


“哦。”喻文州打断了他一长串的理由,“怪我了。”


“……”黄少天一口气噎在胸口。


“你知我为何要你按照步骤一下不错地执行?”他的声音平静地像溶进黑夜的细沙,在黄少天皮肤表面滑动,“我是第一次指挥,但无规不立,黄少你乱行动让我下不来台,很为难。”




卖个关子的汤不热


打不开也能不老歌

评论

热度(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