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州

≪天下一剑≫评论一则

寂寞繁华皆有意:

再没有人如太太你这样看穿我老底又顺便揭露一下……我在考虑要不要把那个大坑今天就打上end发不老歌……


言归正传,其实一剑打喻黄我心很虚,因为喻总的戏太少,太隐晦,这自然是我设想不周和拖延赶稿的弊端,想不到太太慧眼如炬,完全洞穿我的本意。区别只有一点,少天并非索克萨尔物色的剑,但是他挣脱命运,放弃从属于他人的“永生与最强”,而独面自我的命运。他的复生是喻文州舍弃了索克萨尔的巫力所致。最终他们都是平凡人类,可以看遍天下,生老病衰,自是风流。


作为作者,要解释即是失败,我想我必须面对这部分的失败了。但当我回顾全文,发现少天是我心中那个少天,于是又觍颜将文放出来,作为对剑客的礼赞。


三天不学习:



在原文下面评论居然有字数限制,orz


原文:http://elsur.lofter.com/post/172b7e_17df016


作者: @寂寞繁华皆有意 


收录于 @天文学导论 




≪天下一剑≫是我认识太太以来所见到的第一篇活着的、已完结的文章。其文笔一如既往的漂亮,其情节和结构更是精美。它像一部大航海时代的传奇史诗。我们的主角黄少天有天生剑客的自由不羁,也有游吟诗人的热情浪漫。他见证了时代的动荡变迁,更在其中留下了独属于他的荣光。


在我个人的解读中,这个故事里有两条“追寻自由”的线。黄少天是明线,索克萨尔和喻文州是暗线。巫灵王的既定命运是在属于科学的新世界湮灭自己的存在,他不甘于此,便以术法创造出喻文州,将思想寄予他身上,并为他物色到一把“剑”,斩断所谓“命运”束缚的剑。


某个角度看来,本文的黄少天就像童话故事的主角,看尽一切,经受各种诱惑,最终通过了更高一级神秘力量的考验。但这种说法想必会被他嗤之以鼻——从最初到垂死,无论何时何地,他何曾改变自己?他的人生何须考验?


黄少天足以身兼操帆手、冲锋队长、传道士等数职,但他所寻求的不是七海霸主之证。他说要“看各色各样的人怎样活着,怎样死去。”但即便是他自己的死亡也不能够使他忘怀初衷,光辉黯淡。


如同他和喻文州之间的关系,不应是依附或臣服。他们必定站立于相当的高度,携手并肩,情投意合,不离不弃。


没有什么外力能主宰他的选择,他只是追寻他的本心,像作者太太说过的,热烈而蓬勃的赤子之心。如此便获得了最好的结果——和喻文州一同获得自由的新生。




评论

热度(38)

  1. 十四州寂寞繁华皆有意 转载了此文字
  2. 寂寞繁华皆有意三天不学习 转载了此文字
    再没有人如太太你这样看穿我老底又顺便揭露一下……我在考虑要不要把那个大坑今天就打上end发不老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