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州

[喻黄]单程票

沈扶桑:

私设继续沿用→《旧事》《大雨》,不过时间在这两篇前。


感觉甜力有所下降,不开心。


*


  第一天上班的喻文州着实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其实不止是他,连带领着他进门的上了年纪的负责人也被吓得不清。


  喻文州的简历算不上好,在这本广受好评的社会类杂志的编辑部里边怕是要垫底。虽说是名校毕业,可年龄偏大了,仔细一看,还是作为退役国家运动员免试招收的,工作经验只有大学时候的一两条,要是放在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那还算不错,可作为一个青年人来说,虽说情有可原,但要招了他似乎并不划算。可偏偏在一堆小年轻里,喻文州就这么被选上了,HR给的评价还是最高的,负责人虽有不解,但秉着观望的态度对他也还算客气。


 


 “哎——喻文州?”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人刚进办公室,就听见有人喊了一句。


  真的是喊,乃至喻文州和负责人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的时候,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抬起了头来。


  还好,杂志的各个板块的办公室并不连在一块儿,隔音效果也还算好。


  “真的是喻队!”


  “喻队!”


  在负责人目瞪口呆之下,整个办公室的年级稍轻的七八个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不知是哪个小姑娘发出一声尖叫之后,一群人抓起手边的纸笔就拥了上来。


  “喻队给我签个名好吗!”


  “喻队你半个月没发微博了——”


  “喻队你怎么来这里了——”


  


  喻文州被挤在了一张桌子前,不知道作什么表情好,心想真该给冯主席搬个奖杯,荣耀如此生生不息他的努力功不可没。而负责人早就被挤了出去,和一干还勉强维持着冷静在办公桌前按兵不动的人干瞪眼,问道:“他到底是谁?”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喻文州给小年轻们签了名,带着笑容向他们说谢谢,然后再婉言提醒还在上班时间。小年轻们这才散开了去,有些还恍惚着没回过神来,有些一拍手掌,才开始疑惑喻文州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一边终于得到科普的负责人看着喻文州有条有理地处理好混乱的现状,心里对喻文州不由有所改观。


  这就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吧——虽说职业玩家听起来有些不靠谱,但毕竟是代表过国家参加过国际赛事的人,还是一队的队长,负责人笑着走过去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而后向着办公室里的所有人宣布道:“这位就是我们板块这季招的新人。”


  喻文州露出微笑,声音不高不低,却很好听,他说:“请多多指教。”


 


  开端虽然有些混乱,但也不算坏。小道消息传得飞快,休息时间一到,整层楼的荣耀粉都跑挨个来要签名,更有甚者抱着一箱子索克萨尔的手办来找喻文州签名,场面可谓热闹至极。喻文州向来有亲和力,不管是认识他的还是不认识他的,没多久都混了个脸熟,工作上的事情上手得也挺快,朝九晚五的日子似乎就这么热闹地开场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他接了一个喻母的电话,问的是新工作如何,喻文州如实回答,自然带着些让她放心的意味。之后挂了电话,他在家楼下的小餐馆叫一份简单的饭餐,便匆匆上了楼。


  房子是大学时候和黄少天一块儿买的,两人虽说是大学生,但由于之前职业的特殊,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们都是身家几百万的有财产人士。喻文州提出要买房的时候,黄少天并不惊讶,反而积极得很。


  太现实的问题两人都没有拉到明面上来谈,可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想过。恰恰相反的是,两个都过分理性的人在心里早已把这些问题彩排的无数遍,因而相互沟通的时候,他们更多的是你知我知的默契。


  喻文州打开门,将钥匙放在简陋的柜台上之后,换上了拖鞋。


  房子显然没有认真装修,铺了简陋的地板,摆上了必要的家具,大部分家具都还是二手市场上淘的。像是为了应付一晚草草修理的空房,一晚过后便可以轻易归零。


  喻文州把盒饭放到了桌上,想了想,便图个方便就着塑料盒吃了起来。


 


  没一会儿,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喻文州略微一顿,便放下筷子,拿起手机来看了看。


  


  短信果然是黄少天的,同往常一样,还是一大串。


  


  到家了没?在吃饭?别又随便买着吃啊说了不健康你又不像我连炒个蛋都会炒糊超市是不是挺近的吗,自力更生多好啊。


  


  喻文州笑了笑,回了几个字:好,知道了。


  结果还没发出多久呢,叮地一声,黄少天的短信又来了。


  


  靠,两天没联系了你多打几个字不好吗不好吗?


 


  喻文州没再打算回短信,一个电话打了回去。


  “懂不懂什么叫勤俭持家啊?”黄少天接得飞快,喻文州刚将电话举到耳边,就听见了他的声音,“又打长途。”


  “没什么舍不得的。”


  “行行行,我忘了现在你可是有收入人士。怎么样?还行不?有人追着你喊喻队你不?”


  “我以为挺严肃一杂志,结果我想多了。不过和我要你签名也很多。”


  那边的黄少天一听,乐了:“哎那好啊,感情我现在比你更让人惦记?改天我去你公司晃悠一圈,替你解解围可好?”


  “你就贫吧。”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其实离喻文州并不远,也就一个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要是换做高铁,一个小时都用不着。


  只是在现阶段,这段距离却并不只是几个数字那么简单。


 


  两人上一次见面,大概是一个月前。黄少天背着双肩包,穿着短袖T恤和牛仔长裤站在门口,他手里拿着一串钥匙,正在辨别哪一个是正确选项。


  喻文州就站在楼梯口,看着黄少天低头时候垂下来的刘海。


  他看了有好一会儿之后,直到他听到咔嚓一声门锁转动的声音,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少天,”他在楼梯口出声喊道。


  “哎?”黄少天忙转头,寻着声音的来源向下看去,瞧见了站在楼梯口的喻文州,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现在回来了?还能不能给我点机会创造点惊喜啊?” 


  喻文州走了上来,给了他一个突然的拥抱。


  “是挺惊喜的。”


  黄少天的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喻文州的回答让他微微翘起了嘴角。


  黄少天只在家里待了三天,回程的那一日,是喻文州开车将他送到了地铁站,就像是这些年来的每一次相聚一般,他们互相说再见,然后道别。


  只是这样的时日越长,也越惶恐。


  黄少天不是傻子,喻文州也不是。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毕业后应聘了几家H市的公司,都没做多久。他喜欢随性的生活,就像他是个随性的人一般。即使如今他再不能是那个可以潇洒挥剑一往无前的夜雨声烦,生活也不再是那个虚拟的战场,他依然不肯辜负自己。几次不得志之后,黄少天便准备起了自己的工作室。这件事是没多久前开始筹划的,他没同喻文州细说,喻文州也默契地没有问。也许几年前黄少天说过会留在自己身边,但未来究竟如何,他也只尊重他的选择。


  只是那一次,看着黄少天进入安检口的背影,喻文州第一次感到了不安。


 


  “最近工作室怎么样?”喻文州笑过之后,便抛出了这么一个问句。


  他原本以为这句话出口,黄少天会犹豫一阵子,可没想到的是,他自己都还没有准备好,黄少天立马就回答了他。


  “恩,决定好了。”


  “决定好了?”


  “对,不过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对了你这周末有空吗?”


  “恩,没什么事。”


  “那我这周过来?”


  喻文州愣了愣,才应道:“好,票买了吗?我来接你。”


  “等等我就去买,放心好了等买到了我转发短信给你。”


  “好。”


  挂掉电话之后,喻文州很长时间都保持在一个姿势,像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忽然想到那天在楼梯口看见黄少天找钥匙的样子,其实那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这个画面似乎每一天都能看到的错觉。等到开锁的声音把他打醒,他才意识到这个画面就像是如今眼前这间空荡荡的房子一般,好像已经开始了,却又似乎从来没有开始过。


  吃了一半的饭已经凉了,喻文州塞了一口菜到嘴里,突然觉得索然无味,干脆三两下打包,把塑料盒扔到了垃圾桶里。


    


  黄少天是周五晚上七点半的车,喻文州五点从公司下班,到站的时候也只是六点而已。他将车停在车站附近的停车场里,因为来得过分早,原本打算在停车场待上一个小时在出来,只是还没待满十分钟,他便气闷地下了车,缓步走到了出站口。


  


  周五的高铁站人来人往,行李箱轱辘滚动的声音与脚步声混杂在一块儿。他瞧见有不少往入口走去的学生,背着双肩包,提着小型的行李箱。喻文州忽然想到了初见黄少天时候的样子,也是这样背着双肩包,拎着小型的行李箱,还戴着一个鸭舌帽。


 


  黄少天是魏队从网游里挖出来的苗子,来训练营的时候还是个高中生。听说他为了说服他爸妈,费了不少力气。一开始说起这事儿的时候黄少天只是轻描淡写。后来和喻文州混得熟了,他才说当初在爸妈房间外面跪了一夜,才换得自己爸妈放弃式的同意。


  之后他是战场上万众瞩目的剑圣夜雨声烦,可是谁又知道,一开始其实谁都并不容易。


  


  他们几个训练营的少年都被魏队拉着来接黄少天,那个时候喻文州便很好奇,这个魏琛口中应该让他感受到蓝雨“大家庭般的温暖”的人,会是个什么样子的。


  他在从大巴下来的人群中搜索着适龄的少年,很容易地就看见了挥舞着手臂朝他们走来的黄少天。


  “魏老大魏老大魏老大——”


  他大声喊着,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


 


  天色终于变得昏暗的时候,黄少天的那班车终于显示为到达。


  黄少天并不高挑,喻文州却在人群中一眼就瞧见了他。令他诧异地是,这一次黄少天除了双肩包,还带了一个大号的行李箱和一个小号的行李箱。


  刷身份证出站之后,喻文州接过了他手中的行李。


  “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黄少天只把大号的行李箱给了喻文州,小号的留在了自己手里。


  “理东西的时候我怎么觉得都要带……”


  喻文州哭笑不得,弄不懂他在想什么,便随便换了个话题:“你这次什么时候走?”


  结果他话刚一出口,就把黄少天给噎着了。


  “怎么不走了?”喻文州转过头去看了看黄少天,只见他停在原地,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文州,”黄少天叹了口气说道:“我买的是单程票。”


  这次轮到喻文州愣住了。


  “你不走了?”


  “不走了?”


  “东西呢?”


  “这不是都带来了吗,还有一堆东西快递回家里了,过几天就能收到。”


  “工作室呢?”


  “不是说都商量好了吗,就差联系好的几个地方了。你这两天陪我去看看。”


  黄少天发誓,他也不知道喻文州怎么着就想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不过在喻文州脸上看到这么多不一样的表情,也挺有趣的。黄少天刚想逗他几句,喻文州却又说话了。


  “少天,谢谢。”


  简简单单四个字,把黄少天到嘴边的玩笑给噎了回去。


  “走吧。”


  两个人在对视中沉默了良久,后来,黄少天终于笑着开口,并拉住了喻文州的手。


  接下来,是两个人再度并肩,要一起斩杀所有不如意,就算穿越雨雪风沙也要一起走下去的日子。


*


  而后来他们的家终于变了新的模样,不再敷衍了事般粗糙,在黄少天的操刀下,变得精致而温馨。


  似乎是旧的故事,在焕然一新的地方有了新的开始。


 


 -fin-




 


 


 


 


 



评论

热度(165)